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启蒙者的自我启蒙

他下落不明,随风飘散

 
 
 

日志

 
 
关于我

有点懦弱,有点自私,有点自卑,但有更多激情和理想。 QQ:66687242 msn:zhaoyan-yuki@hotmail.com 邮箱:zhaoyan-yuki@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回复龚宇  

2007-08-26 21:3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复龚宇:随便说几点,个人观点,觉得没道理的话,就算我扯淡了~~

  还是逐点回答,免得生歧异.

  第一,关于封建残余.封建是要反,但我们要反什么?仅仅是"面子"恐怕不够.英国、日本的封建是什么?我们的封建又是什么?这都是问题.我说,英国的封建是贵族制度,他们所谓的现代性实现方式(也就是反封建任务)是国王+百姓共同反对贵族领主制度,也就是说,在他们的国家,是中世纪的领主制度(小共同体)限制了大共同体和个人自由的发展,而且领主经济异常发达,所以需要国王+百姓共同抵抗.结果他们的联合战胜了领主,而发展到了个人自由的公民社会,而避免了东方式的君主集权.同样的问题不用说,日本亦是军人割据,将军当政,这显然也是小共同体本位组织公民社会发育的典型.当然,通过非暴力措施讲国王置于统而不治的位置,遵从封建社会中某些有利于社会稳定的秩序(残余)也就成为理所当然.在这里,国王的存在并不是封建残余,恰恰相反,他们的存在正是一种公民信仰的基础.最近获得奥斯卡的电影女王其实就反映了这种君主虚位立宪的作用.在常态中,人们普通遵守法律秩序,在非常态中,则是女王的个人威信,人民的爱戴起到作用.所以,封建参与,文化层面上的问题,还得分开信仰问题与封建专权统治问题.

  中国的反什么封建?中国反封建要达到什么目的?首先澄清我的态度,我认为,面子等问题的封建范畴属于封建文化问题,而不是封建专权统治问题.既然是封建文化问题,那就得弄清文化能否成为社会演进的本位问题.是文化本位还是制度本位?是制度催生文化还是文化指导人民?我认为,文化是个衍生品,决不是能统摄一切的,文化是政治经济的后续品,是制度存在的反映.举个例子,现在我们身边还有多少信仰"科学社会主义"的?还有多少人坚持斯大林主义?恐怕有也成恐龙了.文革前的一大二公的高度集中政治体制结束,伴着市场经济的大潮,这种问题恐怕不用说了,人们的信仰,人们的共产主义文化恐怕没有延续.

  中国的反封建,首先要反的是大共同体本位的国家主义.这国家主义从秦始皇的法家治国开始,坚持压倒个性,坚持封建皇帝一元统治.所以我们可以看到的问题是,自秦皇到现在的中国社会统治秩序,都以儒表法里为基础.表面上是儒家的仁义道德,其实真正是法家的性恶论,主张灭亲,主张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主张人的个性对皇权的无条件陈腐.而儒家呢?因为其本质上的家本位,本质上的小共同体本位,主张家民本,而且主张唯理而不唯君,所以君主从不喜欢它,但却为其所用,于是,我们看到,皇帝用儒家的家思想来充实国家,再附之法家本质,就出现了"以天下之大公,为我皇帝之大私"的局面.

  综上之述,在中国的反封建,首先是把人从大共同体本位中解放出来.解放出来的目标是什么?我想,这应该是公民社会.公民社会,首先意味着人的独立,也就是我们说的现代性,而这条路,我们恐怕还没走远.小平同志的改革开放只是经济体制改革,仅仅是经济上的现代性。但仅仅是经济上的现代性只能导致无道德的市场,只能导致无责任的投机行为.所以,我们现在需要的是政治上的现代性,也就是人的现代性.人,真正从国家的束缚中走出来,公域民主、己域自由,这起码是独立人的最低标准。但我们可以想想,这个反封建的目标恐怕我们还没实现。我们缺乏机会?不,政治体制改革在东欧,前苏联国家早就实现了,他们同样是科学社会主义过度到民主政治,但我们却没有,仍然坚持yidangzhuanzheng,这难道是人的现代性?

    面子问题,恐怕就是在这种大共同体本位上,人们嘴上的仁义道德+追逐名利的心态下的病态,儒表法里,所以虚伪常常会被形容中国人。一个社会的开放程度往往决定他的真实程度。所以,不是说,我们需要多少工业化去扼杀封建,而是需要多少开放程度来消亡封建。

    暂且写到着,先去洗澡~
第二,说说愚民与"执政民主".

  三农问题为何被提到案头?首先是缘于矛盾的激化,其次是内需的需要。是执政党要想安身立命必须所做的事情,是一种非常现实的需要。(这里要说就太多了,先不论述.)而真正提高人是素质,决不是让人有了钱,读上所谓的大学就了事了,如果不能因为教育全面提升出真正的人,那农民永远上奴才。这也是我经常说广播电视新闻系同学的话,“很多人都是假自由主义”,上大学学会的只是混事法宝,而真正的人格独立,恐怕只是独立于小共同体的无利益的班级,而没有独立于社会等级体系之外。所以,我眼中的中国大学教育无非是锻炼出一群遵从大共同体的努力罢了。

  所谓愚民政策,可能正式公民社会无法建立的精神根源。在国外,人们上小学都要学公民课,要有公民读本,要明白自己的权利,可我们呢?我们每天讲的是集体主义,每天讲的是奉贤终身,我们的生活,是为国家,是为dang ,这无论怎么说也不是真正的人的实现方式。

  不知你是否知道,在这次G8中,胡叔叔也去了,他是除了小布什以外,获得德国民众反对的最多的领导人。可我们能看的到吗?我们看到的总是胡叔叔受到当地民众的夹道欢迎,而我们看不到的,是另一侧民众的示威。当一个民主政治中的公民看到集权政府的首脑,他们只能当他是魔鬼。

  另外,如果真的在媒体,也许你知道,我们有多少新闻发不出来?我们有多少东西被zhong xuan bu 屏蔽?南方周末每周都被强奸,这是事实。

  我们在世界上的新闻自由程度排名倒数第7,以前是倒数第2,新闻是民主,是民意的表达,可我们有自由吗?我们有的是喉舌,是替一个集团说话的义务。

  关于民主,关于马克思,我们可以说,首先他是西方法兰克福学派,根据我看过的关于马克思的书以及资本论1来看,他所批评的,仅仅是资本原始积累的无道德,但他并没有真正指明什么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他也没有全盘否定市场。但科学社会主义由何而来?列宁主义。列宁讲求无产阶级专政,讲求一元集权统治,讲求目的决定手段合理,讲求无市场的计划经济。所以我们学来了,可后来呢?越来越证明,这种科学社会主义的一元论不符合人类发展,于是,苏联解体,东欧垮台。但“马克思”还在,而是演变成为议会民主下的民主社会主义,在议会民主框架下实现福利国家,这同样是另一条道路。

  西方的议会民主多党制没什么不好,起码实践早已证明它比民主集中制更符合人类的共同价值,我说,科学社会主义无非是一次现代性批判异化的美丽乌托邦罢了,这恐怕最早预料到的是小平同志,要不他也不经济改革。

  我们现在是社会主义吗?不是,我们是权贵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为社会主义服务,只能是社会民主主义,只能是在议会民主框架下实现才是可行的,否则都是扯淡。我们如果是社会主义,那为什么工人不许罢工?我们如果是社会主义,为什么人民不能当家做主?我们如果是社会主义,为什么底层民众没有充足的福利?而那些钱哪去了?我们的仆人拿去用了~~

  我们现在为什么谈社会主义?我想,最主要的原因在于党派利益,爷爷说的话,孙子也得学舌。爷爷用这话取得专政,孙子也要这么做。

  好了,写到这里,其他的旁枝没时间回了,如果想洗聊回去喝酒再说啊~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