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启蒙者的自我启蒙

他下落不明,随风飘散

 
 
 

日志

 
 
关于我

有点懦弱,有点自私,有点自卑,但有更多激情和理想。 QQ:66687242 msn:zhaoyan-yuki@hotmail.com 邮箱:zhaoyan-yuki@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道德信仰焦虑  

2007-09-13 17:4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道德信仰焦虑

一种现代社会的人之独立而无终极目标的焦虑,后现代主义批判的正是这些,在高度分化的社会中,人们的分化的目的就在于分化,于是,独立的人缺乏集体认同感和宗教的终极目标,这正是人之为人的内在焦虑,也是资本主义自由体系的悖论:为了分化而分化.

以上是我昨天所写的《我的内在焦虑》节选,已经被别的同学解构了。但似乎有必要把自己心理的感觉更深刻的再写出来,以此明确自己的方向。我想,我所有的焦虑,正是一种类似前现代语境下的后现代焦虑。这里面,首先是人与人的分化,由于经济转轨的剧烈伴随着不公平时有发生,享受不同权利的人们首先分裂,或者可以说是断裂,我的话语体系已经和你的话语体系完全无法沟通,人们高度分化,另外,我所认知研究的东西也无法与别人沟通,而这又是在一种特权的作用下的前现代问题,所呈现的却是后现代状态。

.4以后对儒教的大封杀以及共产主义乌托邦的破灭与特权下的前现代人为分化最终造成了这种后现代现象。人们不再有任何道德信仰标准,人们所做的事情可以失去底线,功利主义与乌托邦的道德情操的高尚高调并存,这往往导致我们行事时的功利行动的传统道德底线相违背。

人们普遍缺乏一个道德信仰,普遍行事毫无规则,可能最主要的规则是功利,然而,单纯的有底线的功利仍然只能适应于基督教国家,而我们的传统道德信仰无法接受这个,就更别说没底线的功利了。于是,我可以找到我自己为什么趋向集体认同与宗教终极目标了,这是为自己找个信仰,告诉自己在高度异化的社会中如何寻找一个心灵的前进方向?我如何监督我自身的道德律令?很多时候,我所批判的,不就是正在批判我自己吗?这如何让我有道德感?

于是,自己很焦虑,缺乏一个宗仰式的图景一样的生活,却往往为资本主义道德布道,这也很容易导致我的人格分裂:自己整天布道的东西,也许自己首先去破坏它!今天看泰坦尼克,不仅仅是慨叹爱情,更多的是感受我能否象那里真正的绅士一样坚守自己的道德底线?我能否象小提琴事那样坚守自己?我能否象船长工程师一样坚守自己?这都是值得怀疑的。

我们前面的布道者有为自己信仰布道的,有为自己事业扔下信仰的。王国维可以以死相许,海子可以梦想破灭而卧轨,我可以吗?汪晖先生说,中国的现代化中的缔造者,可能自己对现代化既热忠也狐疑,他们本有的道德情感和布道的信仰是冲突的,一种传统与现代的冲突,一种内在的复杂性和矛盾性,这正是中国思想的现代悖论。不能完全明白这些,却可以体会到这种悖论,可能胡适先生正是这样的一种悖论,他一生深馅于孝道与自由主义之间,不能自拔:为了自己的母亲,和一个自己不爱的人结婚,这种传统力量的束缚和他布道的事业完全背道而驰。

觉得自己应该有个信仰,也许基督教会适合我,否则,可能很难走出这种道德困境。我自己所布道的,正是我精神领域所信仰的。而在工具理性的社会框架内重建价值理性,或者说是某种宗教式的价值,人不能没有终极目标,却同样不能让终极目标占领世俗权力的统治权,这可能是个悖论,但这正是我所主张的工具理性中的价值理性。

无论如何,想让自己布道的理念被接受,先要让我自己获得救赎,先让自己做个有信仰的人,这起码指的是精神层面的宗教信仰和社会层面的集体认同,而不是思想、行动的内在悖论,这是很痛苦的,但我得救赎!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