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启蒙者的自我启蒙

他下落不明,随风飘散

 
 
 

日志

 
 
关于我

有点懦弱,有点自私,有点自卑,但有更多激情和理想。 QQ:66687242 msn:zhaoyan-yuki@hotmail.com 邮箱:zhaoyan-yuki@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奴役,没有国界  

2007-09-22 10:25: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人报专栏,写于9.18,后经反复修改,今天贴上)

                             奴役,没有国界

今天是9.18,据说是国耻日,在教三楼下看到某社团贴出的海报。内容大致以陈述事实的方式说,军国主义统治下的日本制造了臭名昭著的侵华战争,而战后的日本右翼不但不道歉,反而变本加厉的美化侵略行为,最后该社团得告戒同学,“对于历史,忘记就是背叛”。

对于历史,我们究竟应该记住什么?难道仅仅是那段屈辱史?

我的答案是,侵华历史应该记住,但更应把日本的战前法西斯史和战后的现代化史、人权史连接一起看,用理性的眼光分析,而不是情绪上的对某一民族的控诉。相较于单纯侵略史来言,日本作为一个从国家本位过度到个人为本位的民主政治转型史对我们来说更有现实意义。

日本战后历史,更多的是实现了人的现代化、人身对国家依附关系松动的历史。日本在战前是典型的国家统制经济型的法西斯国家,由于30全球经济大萧条,日本国内经济也出现衰退迹象,为寻求缓解,转移国人视线,该国政府制定了以侵略亚洲为民族主义计划,剥夺民众自由,实现更多经济统制,以牺牲个人自由为代价达到国家合力的统一。然而,战争的失败却大大挫败了日本右翼势力,人们的观念也开始转变,由事事为国家着想,毫无个人自我的国家主义转向更加开放自由的个人主义。而国家也适时调整政策,进一步减少对个人的束缚,发挥个人的创造才能,兴办教育,允许个人不同意见的产生。可以说,日本经济社会的全面复苏正是得益于个人从体制中的解放。

与日本相比,我国的现代化过程有惊人的相似。由于过去毛时代一大二公的命令经济和文革的十年浩劫,留在国人思维中的恐怕只有国家。国家就是人生活的一切,而公民、社会等现代国家成熟的标志却迟迟不见踪影。国家可以使用一切手段干预个人生活,哪怕是婚姻、迁移、职业等私生活,人们被国家机器强行的扭曲为城市户口与农村户口,城市人人身依附于单位,农村人人身依附于公社,社会和公民等只能在夹缝中寻求生存。可以说,改革前,国人的个人独立性比战前的日本更差。

改革后的中国在经济上虽实现了市场经济,一定程度上减轻了人身依附关系,但由于极权统治的体制惯性,政治体制仍旧铁板一块、毫无进展,严重束缚着国人的独立性:城乡壁垒依然存在、官员特权意识比比皆是、各种非政治部门泛政治化、衙门化日趋严重、各种言论尚不自由、宪法规定的公民权利形同虚设……种种迹象表明,以人身依附关系脱离和个人理性自决为标准的现代化在我国还没能实现。

据权威资料显示,我国人民矛盾主要集中在政府责任、城乡关系、就业与社会保障等问题上,而日本、美国等国家问题则排在6位之后,这进一步证明,我们的主要矛盾是对内的人权问题,而非对外的主权问题。

人权高于主权,这是当今世界公认的普世价值。哈耶克曾把主权比作一个国家的集体自由,而把人权比作公民的个人自由。现代性的实现必须是集体自由实现后让位于公民个人自由。否则代表集体自由的国家仍旧奴役着本国人民,那与外族侵略后奴役本国人民实质上没有任何区别。

所以,在人权尚为普及、法治尚未建立和平年代,大肆宣扬国家主权,宣扬民族主义,无异于移花接木,转移人民视线,遮蔽主要矛盾,助长当权者奴役人民的气焰。希特勒曾经说过“国内矛盾丛生怎么办?那就发动战争啊!转移人民视线。”这招的确管用,人们在民族主义情绪下,往往容易坠入虚幻的爱国情绪中不能自拔,成为统治者愚弄百姓的工具。

对于日本奴役中国的历史我们应该记住,那离我们更近的本国人奴役本国人的文革史我们该不该记住?民族主义是把双刃剑,它可以依仗着爱国情绪肆意排外,也可以理性化民族自尊,认清历史来龙去脉。同样是爱国,战争时期的爱国就是爱国情绪的排外,和平时期则更多的致力于改善当下的国内环境,这才是更现实的诉求。

我们对历史所应坚持的态度,决不是曾经奴役过我们的国家化约掉,将其妖魔化、威胁化,这样的历史观显然是非理性的历史和仇恨的历史。同样,我们也更不能美化自己的奴役史,这样的自恋态度会更增大我们判断的非理性。历史更多的是有血有肉的人之历史,更多的是人的思维、人的倾向与人的抉择,这当中充满了人性的多变与彷徨,人性的抗争与顺从,决没有哪个民族性来本恶,生来就是原罪,也决不是我们自己民族不会选择和其它民族一样的错误。对待历史,我们不应对以单纯的仇恨或喜爱等感情因素情绪对待,任何民族的生命都是有温度的,而没有温度的,只有某些极端的“主义”。所以,我要反对的,正是这种极端的“主义”。

稍有理性的人都明白,我们很多弊病,很可能这是我们自己坚持些错误“主义”造成的。文革、反右扩大化,哪个不是被官方已确定的历史错误?哪个不是与日本军国主义相同脉络的国家主义?邓小平虽是伟大的改革者,成功的走了经济体制改革之路,却由于体制惯性,没能继续推动政治体制改革,我们仍然是后极权主义时代。这恰恰说明,我们的任务还远没有完成,如果我们只把目光放到日本身上,宣扬仇恨,却对我们身边更重要的问题置之不理,那么,政治体制改革的外部压力始终无法形成。这正是既得利益者所希望的,也必将在长远最伤害人民福址的。

真正的爱国不是我们把目光只盯到日本的侵略史,沉溺于受害者心态不能自拔,这实质上只能是以我们高调的民族主义批判对方的民族主义,没有任何道德优越感也无任何实质促进国内变革之力。我们应更多的理性关注日本的现代化史,人权史,摆脱奴役史,经世致用,学习拿来主义,拿来别人的现代化精神,这恐怕才是当下的救国之道!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