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启蒙者的自我启蒙

他下落不明,随风飘散

 
 
 

日志

 
 
关于我

有点懦弱,有点自私,有点自卑,但有更多激情和理想。 QQ:66687242 msn:zhaoyan-yuki@hotmail.com 邮箱:zhaoyan-yuki@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那人,那事,那些天  

2008-01-23 16:17: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年12月24日,报纸给徐胜审版,被告之元旦在来拿版面,我昏了,这样怎么跟山人报拼发行时间啊,我们拼死拼活的把报纸排出来,却要等到元旦?但无奈,毕竟这次能出版就是一次胜利,对体制的不信任让我惶恐,不安全感总是伴随着我,似乎这就是命令(强制)的力量吧,让你生活在不确定当中,然后妥协。

 

2008年1月1日,我的生日,前面的一个星期一直在反复修改版面和稿子,就等徐胜一声令下,过了稿子就OK。但有些事情却让我担心,伟大的余部长毙了山人报6篇稿子,一个众论版全都毙光,我担心徐胜也是如此。生日当天,去了30多人,恺撒的妻子也列席,恺撒自然很高兴了,还有《激扬》的小弟小妹,大哥大姐的,我出100,社团意思100,其余AA,挺高兴,这天是我生日,又是新年,无论如何,过去一年的失意要让它统统滚开。

 

2008年1月3日,白天继续在系办排版,虽然我不懂技术,不是个全面的主编,却可以在文章上扯扯淡,再者就是尽到主编责任,在场看着,以示关心。晚上,徐胜给我打电话,说版面看完了,要我去拿。本来都已经上床的我飞奔过去。新闻,文化都过了,就连《往事并不如烟》的书评也过了,但是评论毙了我6个,这还是和他争取后的结果,之前要8个。我并没有那么居丧,虽然言论水准降低了,虽然毙稿原则近乎于苛刻,但我竟然有些兴奋。第一,那两个拿回来的稿件和他是有商量的口吻,这让我起码不至于妖魔化这个官僚组织;第二是因为毙稿是评论,激扬的评论实力立刻就可以炮制出来,第二天搞定一点问题没有。

 

2008年1月4日,各版面最后修订,评论版被我毙了2篇稿子后也送到了徐胜手中,马大编辑不太高兴,肯定的,但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报纸生存是第一位,我不可能让一个强势的官僚集团去适应一个弱势文人的风格,我们要发出微弱声音,在体制夹缝中生存,只能与体制调情,这在无制度保障的国家中只能学会更多博弈技巧。可能我不再是个激情的愤青,一个报纸的领导者也决不能仅仅是愤怒就够了的。

 

2008年1月8日。本学期最后一次激扬例会,下雪了,我做了这个学期编辑部门的工作总结,给孩子们打了气,当然,我也确实觉得激扬这个学期成果很辉煌,做了不少事情,虽然山人报来势汹汹,但以我自己对新闻操作的理解,他们据我们还是有差距的,并不是一个等量。开完会,接到信息,中国青年报实习定下了,前一镇子一直忙报纸,没多少时间问实习的事情,给肖同学投了简历,没想到就这么定下来了,青年调查版,以舆情调查为主的述评版面,那天,我很高兴。

 

2008年1月9日,报纸印出来了,等了好多天,终于出来了,山人报因为印刷厂的问题,没有出来。终于,激扬有了一点喘息的机会。立即纠集大记者们贴报纸,当天晚上送,第二天在西区偏僻处售卖。贴了3个小时,我很累,但很高兴。

 

2008年1月10日,我,新江,格格,孙岩在西区隐秘处做不公开的公开发行,不叫卖,摆个桌子,放上报纸。结果出乎我的意料,很多西区人已经习惯了看激扬要付钱,5毛一份,20个版面,要是我也要啊,一天没吆喝,晒太阳,卖了70份,成绩不错。9日晚上,马想斌和赵志友又说了不上道的话,伤害了格格,我很心痛,对激扬,难道就是这么玩玩?一个没有历史感的记者不是好记者,起码我是这么觉得。如果这个媒体仅仅是个玩玩,那还他妈谈什么办中国最好的校园报纸?

 

2008年1月12日,开始下雪,很冷,当时的我并没有想到,这雪一下,竟是武汉20年以来最大的一场。我开始准备考试,紧箩密补的,连续5科,17日,考试基本结束。

 

2008年1月18日,细致分析了这学期最后一期激扬和南望山人报,稍微值得庆幸的是,山人报这期引以为傲的新闻和我主编的激扬比起来差很多,文本操作很成问题,但这帮孩子显然已经意识不到这些了,他们已经被自己漂亮的版面和黄黄的标题冲昏头,他们的问题还很多,希望自知。相交之下,激扬的问题少些,毕竟有稍微专业点的编辑,但在细节上还是有些商量的余地。19日,就技术问题,又给大一孩子山了一课,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明白。

 

接下来的日子,在荒诞和放松中度过,逐步卸去一个学期来的压力,过猪一样的生活。刚刚找了徐胜,请了假,中青实习到4月初,一切工作告一段落。

 

这些人,这些事,这些天。当你孤独的面对体制,挑战一个官智未启,民智初开的环境时,你学会妥协的同时,也同样承受了精神上的巨大损害,这个,恐怕只有我自己知道。

 

这一年,感谢我的家人,感谢我的女朋友,感谢我同一个战壕奋战的兄弟,你们的关怀和爱是我继续走下去的动力。

 

最后,感谢我自己,我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自豪。

 

现在,我要收拾行李回家了,晚安,武汉,您早,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