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启蒙者的自我启蒙

他下落不明,随风飘散

 
 
 

日志

 
 
关于我

有点懦弱,有点自私,有点自卑,但有更多激情和理想。 QQ:66687242 msn:zhaoyan-yuki@hotmail.com 邮箱:zhaoyan-yuki@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经中校内几篇  

2008-03-30 13:54: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赵岩案:

   最近,经中连续写了几篇很让我感动的日志,关于激扬与青春,关于我们,我觉得现在的自己不如他们激扬,越来越犬儒.

   对于很少转载的我来说,知识性的东西不太喜欢转载,只有这种感情丰盈的东西才是我最怕忘怀的,所以,转载这些文章,立此存照.

2008/3/14    晚20:06


“有事见面详谈吧。”我潇洒的跟新江简单的道别,跟往常一样。


而当我踏出311教室的门时,我知道,这是我最后一次在这里参加《激扬》这个大家庭的聚会。

我就这样匆忙而平淡的离开了,若无其事,也没人觉察。


“就这样离开激扬了,我甚至都不舍得跟它说声再见。”一个人回宿舍的路上,我对自己说。

无人可以倾诉,我想我该承认,我想我必须要学会承受。

只是抬头,看了眼夜空,我想它知道,因为它曾见证
我们一起走过的路,曾一起敲诈新江让他请客,曾一起开完会去吃夜宵,还有小放姐潇洒的抽烟,那些日子我似乎忘记了周围的风景。我的影子被时间拉长缩短,却始终茕茕孑立。四月,再次回来的岩哥,是否还会和那些烤鱼作对?

我也曾跟人诉说,一段爱情,隐匿的姓名和模样,只是故事和情愫。我湿润的眼神里,浸满了别人羡慕的遐想。
我也曾跟人埋怨,一段风景,光秃的枝丫和枯叶,只有冷落和回忆。我一遍遍的咒骂中,内心却早已哭出了一条悠长的河.

“可能这辈子我都不会在去那儿了。”今天女人在过隧道的时候如是说,她总是表现的没心没肺,说些残忍的话却不带任何的表情。其实,她是聪明的,她知道自己有多少脆弱,于是,她把自己冷冻,怎么都不被融化怎么都不被稀释。或许也只有她会在打扫完房间之后,关上门,躲在没有人的宿舍安静的哭。


小丫头也依然坚强的假装什么事都不知道,只是淡淡的带过。不知道她有着怎样的过去,只是偶然的一次她展开了自己的痛苦的过去,却又在风中迅速的收缩。她依然把自己包裹,弱小的身体,倔强的外壳。

还是习惯了敲诈新江,一杯水,一顿饭,一包廉价香烟。偶尔听他愤慨激昂,却依然心怀梦想。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跟他说了句岩哥之前常跟我说过的一句话:“我们这样一起吃饭的日子也不多了。”

给岩哥的短信,算是跟他在激扬的日子做个告别。如同在新年我收到的那条短信一样:“我是你永远的岩哥。”某天专业课,我看到了教室外面不知名的树,苍翠依然,我突然也有了一种他说的“其实,某些时候你会发现这个学校挺可爱的。”似乎,我也可以理解他的不舍,毕竟这里,有了我们的时间,我们的痕迹。只是,我比他老的快,好坏与否,尚不可知。 

一个玩笑,便让我进了激扬。一个转角,便瞥见繁华。

招新,校长专访,停刊,复刊,扩版。争执,还有欢笑。

只是,这个暑假,你将独自去远方,而我也将继续属于我的生活。只是我该怀念,夏天一起读书的日子。

这场烟火,或许,它并不绚烂,并不惊艳,若你们也曾爱过。

 

28/3/2008

 

激扬,你拥有的该不仅仅是感性。

 

新江下午找我聊天,说马编想退出激扬。

我一时搪塞,不知该如何去说。

新江也说自己累了,岩哥回来后还可以在激扬留三个月,想斌的去意已定。属于我们这一届的青春即将草草收场。激扬,你将面临再一次的新旧接替。

 

大一的那帮孩子怎么办?

 

想斌说:“编辑部还有其他的人,比如萧大记者……”

新江担心:“我不希望激扬在我这里变味儿了。他们还太缺乏激扬气质,谁来更好的引导他们?谁来把激扬的一些独特的品质传承下去?”

任何人都不愿意看到激扬变,哪怕是一点点的。

想斌的一句“我们也要过四级的。”让我觉得无限悲凉。

 

现实的力量终究太大,再倔强的脊背也要低头。我们肩上的责任,也迫于生活,毕竟我们不能潇洒的属于我们自己。

 

每次听到新江的豪言壮语,我都内心里佩服他,毕竟这些话我说不出来。我承认,我比他功利。每次我都想知道几年后我再次见到他是否会“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这并不是嘲笑,而是明白自己无法坚持的东西,希望在别人那里看到花开,那样自己也会得到些许的慰藉吧。

 

可是旧人终究将要离去,激扬早晚要迎来一群更年轻的人的青春。

如何去更好的影响地大人,更好的启迪一群同龄人,激扬扮演这个角色,你们将注定孤独的走在思考的路上。作为一种先锋,要有承受压力和非议的勇气,要有守住寂寞的耐力。每个思考的夜晚,除了桌前的台灯,便只能看到眼前的文字。因为前方,是一片未知,需要内心的光芒去匍匐。作为地大的《深红》,没有独特的优势,没有众人瞩目的眼光,相反,或许会被人扣上“神经质”的帽子,误解,排斥,不屑诸如此类接踵而至。

 

路太漫长,除了坚定自己内心,便只有日夜兼程。

 

或许银同学的话是对的:“其实,激扬是没有什么气质的,他办成什么样就是什么样……”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