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启蒙者的自我启蒙

他下落不明,随风飘散

 
 
 

日志

 
 
关于我

有点懦弱,有点自私,有点自卑,但有更多激情和理想。 QQ:66687242 msn:zhaoyan-yuki@hotmail.com 邮箱:zhaoyan-yuki@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马大编辑一篇日志  

2008-03-30 13:58: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赵岩案:这个案得等我回去再写 

告别激扬,懵懂地前行

   

当我在电脑上敲下这段文字的时候,我不知道是不是说出了我的真心话,但是至少没说谎言。一幕幕情节想过电影一般,内心的煎熬终究会有个了结。

走了,不要回头,让过去夹在记忆的相册,尘封起来吧!不再像摆钟式地生活,痛苦地折磨着自己。抛却可以抛的烦恼,轻松起来吧!每天的太阳是新的,日子是新的,我的生活何尝要沉寂于昨日。你不是都感觉到了吗,天气一日一日的在变暖……

 

这次,不再有所顾虑,真的走了。告别激扬,告别我的大学社团生活,告别这个载着我梦想的地方,告别这个有着乌托邦理想的社团,告别这份激浊扬清的报纸。

毫无理由地就这么走了,就这么跟激扬说再见了。带走了激扬给予我的东西,价值连城,留下了什么?没有,没有值一毛钱的东西留下,这么狠心,这么贪婪。连我自己都无法理解。可是,残躯般留下,无论对于谁来说,都不是一个好的结局。走了,一了百了。真如叶京导的电视剧《与青春有关的日子》里面的一句台词,千秋功过,自有后人评说。走的洒脱一点吧,再让这隐隐作痛的心灵承载一次一击便溃的身躯。离开,我别无选择。

走,已经在头脑中浮现过好多次了。但是,看着思想如火般燃烧的报纸,看着那些不懈地行走在乌托邦梦想道路上,年轻可爱地朋友,每次都会留下。记得上次,因为赵岩的责任说,孙安东的感情学,我勉强的支撑在这个群体中。可是半年来,心依旧在四处飘荡,无法让自己生活在一个踏踏实实的地面。悬浮了这么久,也该感觉一下脚下的大地是不是已经春化。告别激扬,于心有点不忍,继续无所事事般留下,我心不堪。自古鱼与熊掌二者不可兼得。舍其一吧!

从激扬25期到32期,让我从一个对报纸无知之人变成一个对报纸装懂的人。历时一年半的社团生活,让我认识了那么多的朋友,倍感荣幸!天下宴席,终究会散。只是我是一个中途退场的人。

“不抛弃、不放弃”这是许三多的人生哲学。然而,我做不到。不仅因为我不是许三多,更是生活本来就是存在着抛弃与放弃。生活的嬗变,本来就是让我们学会放弃某些东西,即使那是无价的。因为只有放弃了,才会有更精彩的留给你。对于激扬,我放弃。并非有着更好的东西让我去拿,而是在一些不便言说的事情面前,我是在是迫不得已做出的选择。因为,我始终相信,快乐的生活,笑看尘世的繁杂,优于心无安所、魂游四野。

一旦失去某些东西,记忆的闸门便会肆无忌惮的敞开。回顾在激扬的这段时间,经历不可谓不多,收获不可谓不丰。但往往是快乐与痛苦并存,激情与困惑齐聚。

06年入学之后便加入激扬,07年4月份,因激扬的内部人员的调整,从学新闻到学评论。自此,整个报纸的全部流程开始在我的手上面流过,从采写、约稿到编辑到排版,再到发行,几乎每个环节我都在体验着。这其中的一切,让我痛苦,让我期待。

每周五例会之后,便有一些很多“琐事”要做,为了这份报纸能够正常出版,不得不花掉原本我用来学习读书的时间。虽然痛失如金的时间,来神交那些大家,可是为了某个说不明、道不清的理想,为了那点仅存于心的虚荣和一丁点的成就感,值得。真的,做这份报纸,虽说是因为学新闻要找个试手的地方,可是每当看到自己采写编辑排版的《激扬》从一个虚无的、只是存在于意识形态的大脑、到会有辐射的电脑,再到真正变成铅字时,看到别人拿着5毛钱来买报纸时,就像一个男人第一次做父亲那样,更像是一个母亲看到刚刚出世的赤身婴儿那样激动。忘记了“十月怀胎”是何其的痛苦。然而,当完成一期《激扬》的过程中,我心在“风雨中飘摇”,虽然有别人羡慕的眼神来刺激着我,《激扬》的出版,或多或少的能刺激一下领导们的神经。可是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到底为了什么?为了崇高的新闻理想,可是在世俗的现实面前,理想有个屁用!还不是沽名钓誉罢了!说是为了实践新闻,这个可能是个因素,因为我想如果我不是学新闻,我肯定不会来激扬办报纸。

真的,就像别人说的,懂得的越少,就懵懂地活着。离开了,当她不再在我的世界中存在了,这一切的疑惑或许会有一个结果,至少是暂时的告白。

离开了,丢弃了责任,感情不再是羁绊,像张衡在《思玄赋》里说的:“何孤行之茕茕兮,孑不群而介立。”离开了,一段看似辉煌的校园报业生涯也将接近尾声。

3月27日晚上采访姚国华回来,由于时间比较晚,就索性没有回寝室,跟新江挤了一个晚上。躺在床上,我们聊了很多。聊了一些身边的人、聊了一些社团的事,也聊了一些私事。只记得我们都是在聊天中入睡。当我很平静的说出不想在激扬继续做下去的时候,新江很平静说“我不会留你”。他说出了一句话:“因为我们是朋友。”

是啊,数次和新江交流,共同的意识便是:来激扬最大的收获不是知识,而是认识了一帮人,认识了一些朋友,一些真正的朋友。但愿当我不再激扬的时候,希望和那些朋友还能畅心的喝酒吃饭。

原本有好多话要说,但是现在一旦决定了离开,就觉得多说无益。我只希望在今后的回忆中,这是一段圣洁的故事。我只希望,在我大学这几年的时间,看到激扬越来越好。

离开了,今后大学生活中我还能做什么?我不知道。我离开激扬,就意味着校园报业生涯的结束。我问了好多人,都没有给我一个明确的答案。其实有的事情是不需要理由和答案的。正如朋友给我发的短信:有时梦想是照不进现实的。

真的梦想会被现实驳得体无完肤吗?我同样也不知道。以后的大学生活,只好顺其自然。

2008年3月28日 上午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