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启蒙者的自我启蒙

他下落不明,随风飘散

 
 
 

日志

 
 
关于我

有点懦弱,有点自私,有点自卑,但有更多激情和理想。 QQ:66687242 msn:zhaoyan-yuki@hotmail.com 邮箱:zhaoyan-yuki@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尘埃落定  

2008-07-21 11:10: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尘埃落定

 本博记者 谁谁谁 发自武汉

 本博记者 谁谁谁/摄,图为心理阴暗的被报道者

   

用这个词有点不大合时宜,刚刚找到实习就算尘埃落定了?但很明显,这是他得到实习机会之后的第一感受——尘埃落定。

从6月20号到7月18号,历时近一个月,辗转广州、北京媒体,目光遍及《南方都市报》、《南方日报》《中国新闻周刊》、《新京报》、《京华时报》……最终,实习地点敲在了《新京报》核心报道部——多少让他有了点欣慰。

按他的话说,中国的新闻实习真是扯淡。“总共就那么几个还可以的责任媒体,总共就那么几个岗位,还得钦点给有数儿的几所名校,剩下的500多新闻学院怎么办?”

武汉的天气总是那么糟,一个礼拜看不到一屡太阳都是常事儿。他习惯性的敞开阳台门,借助东湖的反光给屋里多添点“亮堂劲”——不能象他的内心那么阴暗。

 

 

实习为什么?

中国的媒体正面临着双重封建化:一方面碍于权力高压,畏手畏脚;另一方面则被市场要挟,追名逐利。

 

暑假去实习——或者更准确的说,他要找到一个负责的媒体实习——是大激扬公报总编辑**最近的心愿。

在他看来,中国的责任媒体就这么多:广州的南方报业、广日集团;北京的中青、新京、中新周刊……所以,他愿意主动接受这样媒体的训练,不仅仅能在这些媒体代表了中国新闻操作的标杆、创新了多少新闻作业方式,而是在于这些报纸有责任——这个责任能帮助他远离发行量透出的铜臭味;远离政治高压的陈腐气;远离道德、情绪虚高的浮躁风……这些,对于他来说,太重要了,因为他要保持自己纯净的心。

之所以用责任来定义媒体,而不用“良心、爱心、良知、知名”等修饰词,是和他对媒体的洁癖有关系的。他讨厌谁把自己定义为良知、良心——用卫道士的角色装扮自己批判他人,这样的媒体给人的是私欲的发泄,而不是公器的;他也讨厌用知名、品牌来修饰媒体——品牌、知名都有迎合市场之嫌,哗众取宠在这个国家简直太平常了,他讨厌这个。更何况,对于他这么一个有点精英主义的人来说,他认为在中国被公众集体认同的,并不一定是好的。

他说,现在中国的媒体正面临着双重封建化:一方面碍于权力高压,畏手畏脚;另一方面则被市场要挟,追名逐利。所以,他想去真正的责任媒体。这样的媒体能够从容的面对公共事件却不失价值判断,少了更多的激情澎湃,却有冷静的分析,耐心的解释。“当然,大事大非的价值判断不能有问题,重要的是,这样的媒体能够正视自己是公器,而不是个人发泄的产物。”

在媒体做到最后,其实就拼的两样东西,一是知识积累,二是职业操守。作为小试过牛刀,自己主持过媒体的他来说,自然深知这点。所以找一家责任媒体实习,接触稍微好点的知识积累和职业操守,对他来说很重要——他不想堕落,不想再写不用思考的稿子,那是精神的慢性自杀——也是他拒绝小报实习的原因。

 

海选如何专业

因为他知道,打电话是对他的再一次打击,他不想再被羞辱。

 

他或许是不自信,或许是不相信这个世界上的其他人,更或者是对未知世界的紧张。总之,他对这个国家的社会人有种天然的不信任。他们冷漠,飘忽,甚至敏感、易怒……

在等待的这28天里,让他感受最深并不是实习难找,而是内心的煎熬。他不知道别人抱怎样一种心态来看他的简历,更不知道别人有没有把他的事情放在心上。“说不准人家早忘了呢……”

6月20日,他辗转联系到了南都深度的负责人——陆晖老师,并将简历奉上。陆老师肯定了他的简历,并很欢迎他能来实习,但比较麻烦,得先走今年的海选。

这让他有点忐忑:一来海选落选几率大——虽然自信自己的简历,但是“人力资源部根本不是什么专业报人,哪看得出来?”二来是比较麻烦,需要等很长时间。实习海报上说,要等7月中旬才可以拿到结果,这就意味着,如果南方不行,其它媒体可能再找就比较麻烦了。

虽然有忐忑,也总是喜欢逢人必说:“不把这事放在心上,海选落选可能性很大”。但是,他并没有想过自己去不了南方。套用银老师的一句话:“这样的实习简历如果都过不了,真不知南方要什么样的实习生了”

但结果是,他果然没通过海选。当李新江打电话给他,说人家已经录取完了的时候,他只是“哦”了一声,那时,他感受到的是心碎。

他拒绝了李的建议——给人力资源部再打个电话,“确认一下,也许错了呢”。因为他知道,打电话是对他的再一次打击,他不想再被羞辱。

 

等等等

“反正你也不着急,等等看吧”。

 

他的忐忑最终还是被应验了:南方通知完已经是10号,这个时候找别的地方实习肯定已经晚了。

他决定先找南都的陆老师,看看他能不能直接把自己搞进去。令他失望的是,陆老师也不熟悉这个流程——可能是深度部没招过实习生的原因吧。再加上陆老师和他非亲非故,凭什么这么帮你?最后,陆老师就说,过几天问问“反正你也不着急,等等看吧”。

等?怎么等?还能等?实习的事情本来就很着急……

 一个没人要的实习生,还得继续找实习。当时他甚至考虑:武汉的《长江商报》深度部、湖南的《法制周报》……当然,他还是愿意去大媒体实习,毕竟自己的阅读、视野再加上曾经的中青实习经历,让他不想掉价。

《中国新闻周刊》,是他下一个猎物。他再次费劲周折的将简历转到《中国新闻周刊》执行副总编辑,吴晨光手里,他清晰的记得,当时是7月11号。

经过电话催促,吴终于在7月16号看了简历,并客气的告诉他:“暂时不能实习,人很多,只能等到9月份……”

又是等,等得他没有办法……

那段日子,他会把自己一天一天的锁在房里,看无聊的电影,想委琐的故事……但是,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将手机开成铃音,随时等待召唤,仍是一天去8次邮箱,期待实习回应。

他只是无奈,他只是浮躁,他只是想自己能有个实习的地方。

接下来,他联系的新京报的核心报道,这次等的时间短暂得多——一天,实习敲定。期间,艺术与传媒学院刘义昆老师帮他联系了《京华时报》,虽然最后没用上,但他却对这个不用“等”的老师心存感激。

 

走,到新京实习去

他面朝东胡,心情舒畅,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和朋友打扑克,在篮球场挥汗如雨,在凉爽的空调房睡午觉,享受这大学最后的时光——一切都显得那么和谐。

终于尘埃落定,他22号回家实习。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