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启蒙者的自我启蒙

他下落不明,随风飘散

 
 
 

日志

 
 
关于我

有点懦弱,有点自私,有点自卑,但有更多激情和理想。 QQ:66687242 msn:zhaoyan-yuki@hotmail.com 邮箱:zhaoyan-yuki@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浮躁的大学是如何练成的?  

2009-01-19 10:10: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浮躁的大学是如何练成的?

                                     ——评《那些忧伤的年轻人》

 

浮躁的大学是如何练成的? - 下落不明 - 启蒙者的自我启蒙

 

作者: 许知远

定价: 25.0

出版社: 海南出版社

出版年: 2007-01-01

 

文/ 赵岩

许知远又在兜售他的观点了。近日,电视评论节目《零点锋云》邀请了包括他在内的一批青年意见领袖,畅谈“满意的时代和不满意的年轻人”。

节目中,许知远称这个时代是个“令人乏味的时代,整个社会越来越固化,社会变化的可能性变得越来越小,多元价值观在减弱……”

这让我想起了许知远的一本书——《那些忧伤的年轻人》。这本写于上个世纪末的随笔集,亦是抱有同样的观点:对正在没落的中国大学抱以惋惜,对标准化时代带来的人文精神萎缩和批判意识衰退表示无奈。

10年前的观点,现在仍在兜售,许知远错了吗?

当然没错,许所批判的现象,在当下的中国大学依然存在,甚至愈演愈烈。在书中,许知远这样批评当今的大学:“90年代的校园是令人失望的。越来越强势、越来越标准化的应试教育让年轻人越来越同质和乏味……我们已经不可能再有那些集体忧伤和歌唱的兴趣,同时,可怜的个人主义却没有机会真正的成长起来,甚至滑向了极度自私的一面……”

10年后,当你重新读起这些文字,是否在想,他说的不正是我们的大学吗?没错,许知远在此书中,做了先知般的判断。这在此书的最后,表达得尤为明显。

他说:“四年之后,在大学宿舍的墙壁上写满了遗憾乃至愤怒的话。一方面,狭窄的专业训练使得毕业生对于社会显现出不适应感,另一方面,他们从来就没有被灌输入一种独立的情感,一种判断事物的能力。于是,这些号称天之娇子的大学生就显现出两种可怕的趋向,一方面他们在狭隘的专业知识上有着特别的深度,一方面他们对于这个世界是茫然无知的幼稚”——很显然,许已经把大学的堕落,归因于实用主义的攻陷。

在许眼中,“浮躁”和“功利”是这本书呈现的当代中国大学生的精神现状,我完全同意。但许知远所给的原因,在我看来却是个“半真半假”的伪问题。他在书中说:“随着‘.COM’时代的到来和全球化资本的压制,市场诱惑人们不断的适应市场,以获得现实的,物质的利益。”显然,他把“功利”、“浮躁”的原因归结给了“时代”和“市场”。

的确,以最新的国外新左派的观点来看,随着信息时代的到来,市场的频繁交易的确会让人异化,成为物质的动物。但问题在于,我们能否对外国学理进行生吞活剥的消化,生硬的套用到我们的现实中?答案肯定是否定的。从伦理学的角度讲,同样的结果并不自证其的原因是相同的。同样,“浮躁”和“功利”的原因,也是各有各的状况,各有各的原因,这才是从历史和现实出发。

那么,当下中国社会“浮躁”和“功利”的原因何在?稍有社会阅历的人都会发现,真正的归因不是“市场无形的手”驱使人们“功利”,而是权力“有形的脚”插足到文化、思想领域。肆意的权力,一方面渗入大学,压制学生思维,管理学生思想。另一方面,又放任所谓的市场元素进入大学,使学术不再纯洁,沾染了金钱的铜臭味。

一个正常的社会,应该是政治、经济、文化各司其职,各守一方的。任何一方面越界干涉,都会导致社会的畸形,变态。自秦始皇至今,中国就是一个权力不受制约的极权社会,权力操纵着任何现成的武器维护着自己的统治,成了一切极权体制的通则。中国的教育问题,一言以蔽之,就是政治强权干涉到教育领域,才出现了种种乱象。

具体的说,由于当局对异己思想的压制,一方面,因为忌惮权力,民众一遇到严肃的政治问题,往往只能采取避而远之的态度,甚至有大学生以“讨厌政治”为时髦;另一方面,由于娱乐市场的相对宽松,又为趋利避害的民众选择娱乐的、恶搞的狂欢提供了挥霍场。一来二去,假以时日,大学生缺乏想象力,大学越来越庸俗化也成型了。

其实,解释问题不贴地,不现实,可能是“读洋书的一代人”最大的问题。作为“读洋书的一代”,许知远素来以翻译《纽约客》闻名。而引用外国学理,判断中国的事实,可能也成了他的路径依赖。

中国摇滚乐人崔健说:“因为权力的压制,我们变得自我控吓。自我控吓带来自我阉割,自我阉割之后还要自我欺骗,把一切都说圆了。”同样,中国知识分子也有这样的劣根性,他们往往喜欢说些“时髦又安全”的原因,解释现实生活中的窘景,就是不能戳穿“专制皇权社会”这层窗户纸。许知远为“浮躁”、“功利”给出这样的答案,就是一个例子。

虽然,对于中国大学“浮躁和功利”的原因,许知远给出的答案我无法苟同,甚至是强烈反对。但对于刚刚上大学的学弟学妹来说,仅做了解现状而用,这本《那些忧伤的年轻人》还是很值得力荐的。不过,看完书后的具体追因,还需要你们从现实中去找。到时候你们也许会明白,中国人精神萎缩的原因,不是“时代的必然”,而是另有原因——是无孔不入的权力干预人们的思维,压缩人们思想的弹性,才是我们走向深邃的反面——浮躁、功利。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