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启蒙者的自我启蒙

他下落不明,随风飘散

 
 
 

日志

 
 
关于我

有点懦弱,有点自私,有点自卑,但有更多激情和理想。 QQ:66687242 msn:zhaoyan-yuki@hotmail.com 邮箱:zhaoyan-yuki@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袪昧化主旋律电影——拒绝了人性的切分  

2009-01-24 13:03: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赵岩案:对我这么一个后知后觉的人来说,通常电影上映一年,我才开始喜欢,开始看。前天看了《集结号》,很有感触,零零散散的写了个影评,语言文字没啥雕琢,全当观后感了。

■       赵岩

一部《红楼梦》,经学家看到易,道学家看到淫,才子看到缠绵,革命家看到排满,流言家看到宫闱秘事。

一万个人眼中,就有一万个哈姆雷特,就像有人把《集结号》看成战争片,有人看成剧情片,有人看成主旋律电影一样。在我看来,《集结号》是部祛魅化的主旋律电影,其主角谷子地身上兼有传统中国农民的那骨子流氓气质和执着态度,是对传统主旋律战争片自我阉割、充当某些主义,某些政党帮凶的“假大空”、“伟光正”角色的最好颠覆。从这个意义上说,《集结号》作为祛昧化主旋律,是一种启蒙。

有人说从《集结号》中看到了人性,此话不假。但把一切“人的因素”都归结到人性上,显然过于简单粗放——关键要看“人的因素”到底符合不符合当时历史背景,这才是问题的根本。

我对《集结号》最直观的感受,就是中国传统流民社会中的兄弟情谊。在传统中国农民中,有“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的习俗。影片最后,交代了连长“谷子地”从小是孤儿,显然暗含两个层面的隐喻。第一,是谷子地没有“在家靠父母”的条件,他天生就是漂泊在外的流民;第二,是谷子地性格中,一定有极端的“兄弟”意识,因为在一个动荡的社会中,一个自小缺少父母庇护的人,只有依靠“兄弟”的互相庇护,才能获得相对安全。

对此,我们也不难从影片的几对矛盾中印证这些。

比如,电影一开始,谷子地的生死兄弟,连队政委任泉被国军一炮轰成两半。此时,他气急败坏,一声令下,杀了俘虏。可以猜测的是,如果任泉没死,他也不会冒军队之大违,枪杀俘虏。在这个意义上说,谷子地并不是啥忠贞的人道主义军人,在自己兄弟被残杀的一霎那,他打仗的目的已经不是闹革命,搞解放,而是为兄弟报仇。

另一个细节是他们连队在执行阻击任务的汶河战场上,已经抵御了敌军2次进攻,有生力量仅剩11人。这时,身负重伤的排长焦大鹏告诉谷子地,听到了集结号,要他带队伍撤走。而谷子地因为没听到集结号,坚持不撤。有人可能认为,这是谷子地在战场纪律的行为,但根本上,这是段感情戏。

首先是连队兄弟们与谷子地的感情。一方面他们是出生入死的兄弟,彼此互相珍惜、信任。另一方面,是连对兄弟与团长刘泽水的不信任关系。通过前面刘泽水和谷子地的交谈我们知道,他俩是出自同一培训团的出生入死的兄弟,而谷子地连队手下的兵,跟刘泽水没啥亲密关系。当他们在发现整个汶河上只有他们一支队伍在坚持时,直觉告诉他们判断,“再不走,就打光了”,所以为了兄弟,排长焦大鹏宁肯违反军纪,也要谎称集结号已经吹了。

其次,是谷子地对团长刘泽水兄弟般信任和偏执。电影中两次出现这样的场景“听不见号声,你就是打剩下最后一个人也得给我打下去”,一次是刘泽水向谷子地交代任务的时候,另一端则是谷子地在朝鲜,手暗地雷,面临死亡前的最后回忆。直到后来,谷子地在朝鲜生还,在寻找原部队当中,他仍然坚信,刘泽水是吹了集结号的。可以说,影片的所有延续,都是以谷子地对刘泽水的信任为前提。

仔细想想以上种种传统中国的流民中的兄弟情节,的确是一种极端化的表述——为了一位兄弟的承诺,谷子地献出了另外47条兄弟的生命,这成为整部电影的心结和推进的动力,也成为这部电影赚人眼泪之处,因为,这在当下的中国是不可复制。

在这种历史背景下,他们可以因为兄弟,而放弃人道,枪杀俘虏,同样也可以为了兄弟,说谎违军纪,当然,也可以为了兄弟的承诺,出生入死,留血送命。在一个动荡的社会里,这种带有偏执情绪的兄弟义气,正是人们感到人情味的原因。

其实,由当时的历史条件,衍生出来的“兄弟”情节,是对现代所谓主旋律电影的最大讽刺。现在的所谓主旋律电影,完全是神化了党的部队,好像参加革命战争的战士,人人生来就懂《资本论》,闹革命,人人生来就品格高尚,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一样。在这样的电影里,我们看到的,不是基于历史条件下的人,而只是毫无面孔可言,用于宣传蒙昧民众的所谓“精神”。

其实,把人性人为的划为伟大与渺小,丑恶与美善,并不讲事实的宣扬一方的“伟光正”,这样的电影,就是切分人性的电影。因为即便伟大与善良再美好,它也离不开孕育它的历史和情景。况且,人,即便再伟大,也往往会伴随着身上某些卑微的因素。如果不顾着一切,那只能是如当下枯燥的主旋律电影一般。

通过电影《集结号》,我起码能够得出以下解读——一方面,电影是真实的,连长谷子地及其部下,是一群居无定所的流民,他们参加战争,并不是人人都懂《资本论》,懂得社会主义,而是非常直观的,打土豪,分田地,兄弟相依,农民战争式的争取幸福,与以往任何一场农民战争,没啥本质区别;另一方面,《集结号》又是主旋律的,他宣扬人在困难面前的联合抗争和彼此搀扶,这种基于常识的主旋律,是合理的,能够令人信服的,而不是基于某种主义,某个政党的主旋律。

对这样一股子复杂的情节,我无意做价值判断,评判他们好还是不好。因为在不同的历史环境下,任何看似严肃的人性批判,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觉得,判断《集结号》是不是算作一部好电影的唯一标准,就是它能不能真是的还原当时历史条件下的人性,能最大程度的不切分人的性格,从这个角度看,我觉得它是成功的。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